發新話題
打印

余少華 教授《樂猶如此》

余少華 教授《樂猶如此》

余少華 教授《樂猶如此》

今晚讀 余少華 教授 2005年 著作《樂猶如此》,好好睇
茲抄錄幾段 與眾知音同享:-



<自序>

“… 一向不關心中國的香港精英 又如何能理解《樂記》中「樂與政通」的意義呢?在體會到中國史官、樂令等 解讀 天象 及 音樂寓意 的樂趣的同時,我亦為香港沉淪至此而痛心,為已逝去 及 快將逝去的 而悲哀!

董建華 勇敢但無知地 在回歸寶鼎上 題字 並刻上《基本法》總綱及序言;曾蔭權 公然承認 以口哨吹 國歌。僭越、犯上、無禮、輕佻,莫此為甚!這在舊中國 都是 欺君之罪!可憐 中央政府 還要忍氣吞聲,欽賜他一個政協副主席,一個署理特首!中央 與 特區 關係弄到如此地步,改一句 曾司長的話:「想發都幾難!」對歷史文化的認識 如此淺薄,西九龍可休矣!還是 多建幾個數碼港、貝沙灣罷了!

  多年的體驗告訴我,拿著樂器音域的小冊子 或 配器教本 去學習樂器 及 器樂 是行不通的。每件樂器 及 樂種 均有各自的 經典曲目、音色肌理 (texture 舊譯 織體) 及 演奏習慣,西方音樂如是,中國音樂尤甚。要把握 樂器 及器樂,必須有 實踐經驗,腦海要有 樂器 的 音響 及 其風格特色,並要理解 樂器 其 音色 所帶出的 文化 及 歷史 聯想。

…….

<第一部份:中國音樂>

3. 傳統中國音樂的觀念

  宋代 陳暘 在他所撰的《樂書》中,把當時中國的音樂分 雅、俗、胡 三類。雅與俗 是 美學上相對的觀念。自隋唐及兩宋,俗樂 與 胡樂 二者 多有重疊。而胡漢之分,涉及 音樂之 傳統 與 外來 關係,有民族認同 甚至 政治意味,用於今日,即 中國本土音樂 與 外來音樂 之別。

…….

小結

  從雅俗樂的分野,可見中國古代 無論對 音樂功能 及其 應用場合,對用樂、享樂者 身份地位 皆十分重視。燕樂 雖於 宮廷宴會中 作娛賓之用,然而其政治意味之濃,亦與 雅樂 不遑多讓。胡樂 自魏晉到隋唐 深入 中國社會,日漸成為 燕樂 及 俗樂 的主要內容。其與 本來的中原音樂 在音樂上之差異,突顯了 它在中國境內的 他者身份,不斷衝擊及滲入 漢族音樂 當中,並不停地 面對 排斥 及 攻擊,卻為 整個中國音樂環境 帶來了 生命力 及 新氣象。自唐宋以來,在長期的 音樂文化融和過程中,胡樂是 被華化了 (張世彬 1974)。由於 當時 中國國勢強 及 文化自信高,故有能力 包容 與 吸收 外來的音樂,將之 漢化 或 中國化,與今日中國一面倒的 自我西化、洋化 及 頭也不回地 放棄自身傳統,不可同日而語。

4. 中國樂器分類方法

4.1 八音

  中國古代文獻 一直用「八音」的觀念來把樂器分類,即 金、石、絲、竹、匏、土、革、木,……「八」或非實數,在雅樂祭祀中,取其吉祥、齊全之意。八音的運用 亦反映出 早期農業社會 對物料資源的重視。在音樂上,中國人 對樂器音色的要求,亦始於 八音的美學。

  由於皇朝雅樂的消亡,加上西方音樂的普及 與 社會不斷地 科技化、城市化,「八音」的觀念 已日漸薄弱;樂器雖然仍被演奏,但其 音色 及 應用角度 已不復「八音」原來的 意境 及 美學 (見 第7節 的討論)。

……

4.2 吹、彈、拉、打

  二十世紀初 中國樂器分類方法 從著重樂器音色及意境的「八音」轉移到 著重彈奏技巧的「吹、彈、拉、打」。如今坊間有關中國樂器或音樂史的著作,對八音 多只作點題式的介紹。然「八音」的概念 自西周 沿用至 清末,其影響力 並不只是 樂器分類 而已,其與 中國傳統 律曆、天文、占卜、星象 及 風水等 都有莫大關係。近世 中國樂器及器樂「交響化」,著重 炫技 的 協奏曲 等種種現象,雖催生了「吹、彈、拉、打」的觀念,但亦間接令 音樂 與 中國宇宙觀 及 禮樂 的傳統關係 割斷 (見 第7節 的討論)。“


 

朝朝雲 敬禮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