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粵劇四大天王:

粵劇四大天王:

粵劇四大天王:
薛覺先 1904-1956 (順德)
馬師曾 1900-1964 (順德)
桂名揚 1909-1958 (寧波)
白玉堂 1901-1995 (廣東花縣)

 

薛覺先(1904年4月7日-1956年10月31日)[1],原名薛作梅,字平愷,廣東順德人,著名粵劇老倌,四大天王之一。
 
生平
 
薛覺先出身於粵劇世家,十兄弟中排行第五,二姊薛覺芳,三姊薛覺非及九弟薛覺明三人,也先後作了粵劇演員。
 
十三歲就讀香港聖保羅書院,十五歲中途輟學,十七歲在皮革鋪做學徒,十八歲拜姐夫新少華為師。1923年入人壽年班。因天資聰穎,二十歲已做正印,能與千里駒同台演出。1925年,在上海成立非非影片公司拍攝默片《浪蝶》,結識了片中的女主角唐雪卿(唐滌生的堂姐),並結為夫婦。
 
在上海的期間,昆劇及京劇對他起了很大的啟發。他看見粵劇中亂穿服裝,他覺得很不合理,下定決心吸收京劇場面和體制,引進粵劇,改革了音樂、鑼鼓等的技巧。1927年回到香港加入「天外天」、「新景象」、「大江東」等戲班。當時男角在當時是沒有化妝的,最多是劃黑少許眼眉毛。他卻參照梅蘭芳的,所以在化妝方面更見色彩艷麗。1929年,自組覺先聲劇團。在他旗下走紅的名伶有很多,包括新馬師曾、陳錦棠、麥炳榮、呂玉郎、羅品超、黃武、陸飛鴻及林家聲等。1954年居廣州。薛覺先技藝全面,能演丑角、文武生、旦角、小生等等。五十二歲,在內地演完「花染狀元紅」翌日便因腦充血逝世,葬於三元里走馬崗八和墓園。[2][3]
 
薛覺先銳意改革粵劇。他取消“師約制”,打破紅船陋規,演出時制止小販叫賣,嚴禁人員隨意出入,以保良好秩序,廢棄“提綱戲”,杜絕“爆肚”,要求排演忠於劇本,唱做念打不得更動。腔調方面,他借鑒京劇,吸收江浙劇小曲和時代流行曲輕快流暢的長處,與小提琴家尹自重合作設計出一種字正腔圓,節奏感強,善於表達情意的新腔。因為新腔突破曲調原來的板眼及句格,所以人稱「薛腔」。樂器方面,他加進了小提琴、吐林必、瑟士風、吉他等西洋樂器及京劇鑼鼓,組成西樂部,與中樂部互相輝映。表演方面,薛覺先找來了袁小田教授北派功夫,自此粵劇便融合了京劇的武功,開創了北派的開打場面。他更是第一個把粵劇搬上銀幕。
 
由於他的大膽革新,吸收京劇及電影等的化裝、布景及伴奏樂技巧,並且他對問字求腔及對劇本之追求,使粵劇在各方面的成長極大幫助。他終於贏得了“粵劇伶王”、“萬能泰斗”等美譽,並被英國倫敦“國際哲學科學藝術學會”聘為會員。
 
 著名劇目:
 薛覺先與上海妹於1939年在普慶戲院演出《西施》舞台劇照 女兒香
 天長地久(北伐革命戀愛悲劇)
 胡不歸
 胡不歸下卷
 琴劍緣
 雪影寒梅
 姑緣嫂劫
 半邊菩薩
 璇宮艷史
 五色玫瑰
 倒運新郎
 白鷹
 月向那方圓
 白金龍
 天師印
 聞香不是花
 相思盒
 靈犀一點通
 花香襯馬蹄
 難忍相思淚
 子敵妻仇
 
[ 本帖最後由 珠女 於 2012-12-23 13:21 編輯 ]

TOP

 

馬師曾(1900年4月2日-1964年4月22日)字伯魯,號景參,廣東順德縣龍譚人,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馬師曾在1944年與紅線女結婚,其子馬鼎盛是著名的軍事與時事評論員。
 
少年時代:
 祖父馬肇梅于廣州經營茶莊,馬師曾幼年與父親馬公權、母親王文煜一同在廣州居住。1907年家庭經商失敗,隨祖父、父母親舉家前往武昌,投靠任兩湖書院經學館館長的曾叔祖馬貞榆,因而有機會攻讀四書五經及習練書法,由此打下了一定的國學基礎。
 
1911年武漢爆發辛亥革命,隨家人逃離武漢輾轉回到廣州。就讀小學和中學期間,對戲劇開始發生興趣,參加了學校組織的“文明戲”演出活動,有時還偷偷跑去觀看著名演員新華、朱次伯等人演出粵劇。中學未畢業奉父母之命到香港銅鐵店當學徒,因不堪忍受店東和其他夥計欺凌,跑回廣州進入陳圹南太平春教戲館學戲,與老藝人師傅佳建立師徒關系,自起藝名關始昌,從此開始粵劇學徒生活。
 
青年時代:
 1917年在廣州太平春教戲館學戲,不久便受聘於新加坡慶維新粵劇團,後轉投普長春粵劇團,並拜著名小武靚元亨為師,期間在南洋一帶學藝和演出,其间不滿班主失信,不讓他當醜生而當馬旦,憤而離班。後轉投當地堯天彩戲班任第三小生,改藝名爲風華子,演戲期間巧遇機緣得與著名演員新華同台演出《蘇武牧羊》,其表現甚爲新華贊賞。不久又到慶難新戲班演出《杜十娘怒沈百寶箱》等劇目,終因當地藝人排擠而失業,流浪戲班之間及賣膏藥、做礦工、當掌櫃謀生。
 
1919年獲平天彩班聘爲第三小生,發奮勤學苦練,又得男花旦小湘鳳(靚少鳳)支持幫助,小湘鳳邀他合演自己編寫的時裝新戲《癫、嘲、廢、戆》,演出引起轟動,馬師曾嶄露頭角,獲擢升爲第二小生。後來小湘鳳與他另組新班,他在演出《白蛇傳》時扮許仙,唱做功夫別致,大受歡迎,戲班中人都說:“風華子第二小生一炮便打響了!”恰在此時,他遇見從國內前去演出的著名演員靚元亨,兩人同台演出《海盜名流》等劇,馬拜靓元亨爲師,隨靓元亨參加普長春劇團演出,自此開始起用本名馬師曾。其間雖然出現編排新劇和表演傳統的一些挫折,馬師曾卻能從中吸取教訓,更加虛心和勤奮鑽研粵劇的編劇和表演藝術。
 
1923年回香港發展,于人壽年戲班任正印丑生,代替剛離開該班的正印丑生薛覺先,在千里駒、白駒榮等前輩的扶掖下,發揮其演戲诙諧、機變、通俗的特長,以及從師傅靓元亨處學到的小武行當演唱藝術,成功演出《玉樓春怨》、《一個女學生》以及他在南洋編演的幾個新戲,無論夜場、日場都大受觀衆歡迎。馬師曾反覆鑽研了傳統粵劇《江湖十八本》,並在丑角上多番研究,於《苦鳳鶯憐》中演風塵俠丐「余俠魂」,創出有獨特風格的“馬腔”(俗稱“乞兒腔”),大受歡迎,在廣州西關、南關四間戲劇輪流公演,歷時接近半年,創下當時的賣座紀錄。
 
1925年夏,他離開人壽年班與陳非儂等人另組大羅天劇團,在劇團特設編劇部,聘請陳天縱、馮顯洲、黃金台、麥嘯霞等人爲專業編劇,他自己也親自撰寫劇本或與人合作編劇。大羅天劇團編演了一批古今中外題材的新劇,如《佳偶兵戎》、《賊王子》、《呆佬拜壽》、《紅玫瑰》等,在劇本內容和表演藝術兩方面都大膽革新創造。劇團的演員陣容強大,馬師曾分別以生、丑、旦、淨的行當扮演這些新劇中的人物角色,因而劇團演出非常旺台,在粵劇舞台可與人壽班並駕齊驅,馬師曾的聲名也日益顯赫。
 
中年時代:
 1931年春,馬師曾的藝術生涯出現一個重大的轉折,這便是應聘到美國三藩市演出一年(因戲院院主欺詐被迫逗留兩年)。行前他精心編印了《千里壯遊集》帶往美國,向美國觀衆宣揚優美的粵劇藝術,書中也透露了他逐步形成的“新劇”觀。他一方面強調戲劇藝術對弘揚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具有重要意義,認爲“人亦孰不愛國,凡愛國者必思自葆其國有之道德文化”,因而提出借戲劇“以宣傳我國特有之道德文化”;另一方面他也強調戲劇應該跟隨時代發展而變革創新,認爲“近年以來,中外的交通,多麽利便,生活的變遷,多麽劇烈,我們的伶人,依然死守著什麽場口步武的成法,什麽靶子演唱的老例,純粹用圖案做脊椎,決不能站起來自稱藝術,在此電影戲和舞台戲競爭激烈當中,哪有不一敗塗地的道理呢!”因此他提出要變革粵劇,“一方固須效他方之長,一方仍須保存粵劇之精華,從而發揚之,斯始有效也。”
 
1933年從美國回到香港與女伶譚蘭卿組成第一個男女合班的粵劇團“太平歌劇社”(後改名“太平劇團”),當時報紙標榜馬師曾是“新派粵劇泰斗導演兼主演藝術巨子”,顧名思義可知他是要大展拳腳對粵劇進行多方面的改革。在時粵劇極盛,他與當時由薛覺先領導的覺先聲劇團在藝術表演上分庭抗禮,形成「薛馬爭雄」的時期,好戲連場,各有戲迷。
 
1944年與紅線女結婚。
 
 晚年時代:
 1955年12月14日,馬師曾、紅線女回到廣州定居並參加廣東的粵劇工作,受到黨政部門、粵劇同行和熱愛他們的廣大觀衆的熱烈歡迎。
 
1956年馬師曾被任命爲廣東粵劇團團長,與紅線女合演回廣州後的第一個新編劇目《昭君出塞》,不久兩人又合演根據同名瓊劇傳統戲改編的《搜書院》,並到北京彙報演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劉少奇、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先後同首都觀衆一起觀看了演出。
 
文化部、中國戲劇家協會於1956年5月17日召開的昆曲《十五貫》座談會上,周恩來總理在講話中表揚馬師曾對粵劇工作的貢獻說:“現在,行家馬師曾回來了,氣象就更不同了,更提高了。”並且給予粵劇“南國紅豆”的美稱。這一年,馬師曾被選爲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廣東省政協委員會常委、廣東省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廣東省文聯副主席、中國戲劇家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劇協廣州分會副主席,還光榮當選廣東省文化先進工作者。
 
1958年11月廣東粵劇院成立,馬師曾被任命爲院長,演出根據田漢同名話劇改編的粵劇《關漢卿》,于年底到武漢爲中共八屆六中全會作專場演出。
 
1959年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首相金日成的邀請,以馬師曾爲團長的中國粵劇團帶了《關漢卿》等戲赴朝訪問演出。同年10月,馬師曾率領劇團參加首都爲慶祝建國十周年獻禮劇目的演出活動,演出了《關漢卿》和《搜書院》。
 
1960年上半年,馬師曾赴京擔任由梅蘭芳當主任的中國戲曲藝術研究班教師,教學期間與紅線女等在北京中山公園演出了《關漢卿》。
 
1961年,以馬師曾、紅線女擔任藝術總指導的中國粵劇團,赴越南民主共和國訪問演出了《關漢卿》、《劉胡蘭》等劇。
 
1962年夏,他爲周恩來總理和賀龍、陳毅、聶榮臻副總理等演出《屈原》一劇的“天問”一場,這是他在舞台上的最後一次演出。
 
1963年馬師曾被確診罹患氣管癌,入中山醫學院附屬醫院治療。
 
1964年轉往北京同仁醫院治療,4月21日終因不治逝世。
 
作品:
 馬師曾一生參加演出劇目共計429個,有《苦鳳莺憐》、《佳偶兵戎》、《賊王子》、《昭君怨》、《洪承疇》、《搜書院》、《關漢卿》、《屈原》、《桂枝告狀》、《審死官》、《西施》、《丐緣》、《乖孫》、《秦桧》、《班超》、《夏姬》、《鬼妻》、《貂蟬》、《欲魔》、《蕩寇》、《魔宮》、《蠻愛》等。

 


 

[ 本帖最後由 珠女 於 2012-12-23 11:43 編輯 ]

TOP

 

 


桂名揚(1909年-1958年6月15日),生於廣東省南海縣,祖籍浙江寧波,原名桂銘揚,著名粵劇老倌。父親桂東原,叔父桂南屏,都是清末的所謂「經學家」。
 
桂名揚在11歲開始學戲,他的師傅姓潘,是「優天影」班的管事,雖不出名,但舞臺藝術知識很豐富,所以桂名揚的基本功學得極好。他擅長飾演小武戲,馬師曾在組成“大羅天”班後,看到桂名揚造詣不差,便以他充三幫小武。他能把馬師曾、薛覺先的表演藝術融會貫通並自成一家,人稱“馬形薛腔”。他所演的趙子龍,其威勢及風度大大超過馬師曾。他的表演頓挫鮮明,氣勢威猛,節奏緊湊,創造了一種名為“鑼邊滾花”,用高亢急驟的鑼鼓音樂配合上場身段的程式,讓人耳目一新,現已成為粵劇常用的出場程式。
 
1930年桂名揚從美洲回來,便和廖俠懷、曾三多、陳錦棠組成「日月星」班,一登臺便得到廣大觀眾讚賞。演出《火燒阿房宮》等劇,更獲得很高的聲譽。一些文武生如任劍輝、麥炳榮、呂玉郎、羅家寶,桂名揚的徒弟有盧海天、梁蔭堂、筱英祁等,都對桂名揚的表演藝術均有借鑒或學藝。桂名揚對徒弟要求十分嚴格,梁蔭棠也勤學苦練。
 
桂名揚於1957年10月26日(星期六)早上,與么子桂仲川、徒弟鍾惠芳(12歲),從香港移居廣州市[1]。當晚已立刻去看馬師曾演出的《鬥氣姑爺》。廣東粵劇團在1957年10月28日(星期一)開會歡迎剛從香港移居廣州的「金牌武生」挂名揚,由馬師曾、紅線女等都在會上致詞表示歡迎。挂名揚移居廣州後即在廣東粵劇團任職藝術指導,指導該劇團每齣劇的排演,並將整理他過去30多年來演出的首本戲,例如:《冷面皇夫》、《狄青三取珍珠旗》、《情放莽將軍》等,準備將來給該團演出。挂名揚住在他的長女粵劇花旦劉美卿(原名:桂美寶)在西關的家。廣東粵劇團以桂名揚旅途勞頓,特地給假讓他休息一個時期。在休假期間,桂名揚白天多是在家裡休息,中午到廣州酒家暍茶,晚上去看粵劇[2]。
 
桂名揚長期患肺結核、心臟病、胃病等,1957年10月26日移居廣州後,廣東粵劇團為照顧他的健康,送他入醫院療養,經數月醫治,於1958年6月15日晚上9時45分因患肺結核在廣東省幹部療養院病逝,享年50歲。桂名揚病逝後,廣州市文化局、中國戲劇家協會廣州分會、廣東粵劇團以及廣州市粵劇人士及桂名揚生前友好已組成治喪委員會,為他料理後事,定1958年6月17日(星期二)上午11時出殯。治喪委員會委員名單:丁波、衛少芳、文覺非、白駒榮、白超鴻、關子光、李門、李翠芳、呂王郎、陳小茶、林榆、林韻、羅品超、鄭達、郎筠玉、馬師曾、紅線女、陸雲飛、梁國風、梅重清、黃不滅、黃寧嬰、崔子超、曾三多、新珠、靚少英、靚少佳、譚玉真[3]。

 

 

 

白玉堂(1901年-1995年),原名畢琨生,又名畢釗南,廣東花縣人,著名粵劇演員。出身海員家庭,父親畢善福,堂兄畢勁持(藝名黃腫美),同胞兄長畢釗倫都是海員工人。
 
三歲隨親人往香港,六歲回鄉讀書,十一歲失學,十二歲學粵劇,拜小生靚全為師。最先是在白駒榮的戲班媞t出,取藝名「靚南」。由於在《五鼠鬧東京》表現突出,從此改藝名為「白玉堂」。
 
他擅演「大審戲」及「袍甲戲」,曾長期隸屬新中華劇團,與名旦肖麗章、陳艷儂合作。20世纪20年代,白玉堂先後在樂同春、新中華、永壽年、定乾坤、孔雀屏、唐天寶、勝中華等戲班演出。除在廣東港澳演出外,還到過美國、越南、新加坡等地演出。後來更自組興中華戲班。劉美卿、黃君武也成了白玉堂的徒弟。
 
1950年定居香港,育有三子五女。他有徒弟黄君武。
 
著名劇目:
 鳳儀亭
 百萬軍中藏阿斗
 狸貓換太子
 偷祭貴妃墳

[ 本帖最後由 珠女 於 2012-12-23 11:44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