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粵劇同一劇目何以會百看不厭

粵劇同一劇目何以會百看不厭

    一齣好的粵劇,令人百看不厭;如果成了錄像DvD,未必有同樣吸引力。尤其是一齣新劇,同一群老倌演出,每一次都可能帶來新的驚喜。如果不同老倌擔當,可能會有不同的味道。歷來有不少老倌飾演過<平貴別>的薛平貴,老觀眾對故事情節耳熟能詳,但仍樂意付鈔入場欣賞。因為他們覺得每一次的演繹都是新鮮的。本人認為每一次舞台上的演出,都是老倌的一次再創本人覺得<隔世情緣>第二天晚上的演出,演員在演繹和磨合各方面,都比第一晚更出色。
    編劇<俗稱開戲師爺>是把故事情節打開,戲堻\多細節,都不是<開戲師爺>可以<阿之阿左>,因為<開戲>不同<演戲>,也不是<導演>。在香港,不同老倌會有不同演繹方式,這和內地<樣板戲>,導演決定一切不同<秦中英老師>說:寫劇本塑造人物要以某老倌做對象來寫。例如<武松大鬧獅子樓>的武松,你就以某文武生作為對象。例如,由內地年青文武生飾演武松,可以要他從獅子樓(34層樓高)打翻躍下。如果由祥哥飾演,又可以嗎?他要打翻躍下,眾人也會阻止。因為祥哥一旦出事,幾多人手停口停?<隔世情緣>本來就以內地武旦<郭鳳女>全盛時期為對象,劇本原名亦稱<地府奇冤俠女情>,女主角的戲份極重。今天,實在不客易找到另一個全盛時期的<郭鳳女>
    人的體力並非無限,又顧慮到,一齣3小時的粵劇,如果在第一場便要武旦大殺三方,盡顯武功,恐怕無力再演到尾。在第一幕,如何使武旦保留體力,又能顯出她武功高超?<柳劍懲奸>就是因此而設計出來。柔軟柳枝如何抵擋刀劍?可見,凝霜藝高膽大,自視甚高。再細看武指設計之動作,並非一般對打過招,掃腳拂面,簡直把妖兵玩弄於掌上,既詼諧又有說服力,全場觀眾哈哈大笑,非常受落。或者,如果先來群打,以一敵眾,空手入白刃,可能有更強說服力。
    在<俠女>原文,女主角將兒子送回書生時,曾嚴斥之,並直指他無福短命。可見,劇中書生並非一個謙謙君子,凝霜始終未有對他產生感情。她為顧家(不是為書生)誕下麟兒,純粹為報恩,不想母女欠人恩惠而離去。這是<聊齋>歌頌女性之特色。但這樣,男女主角之間很難產生戲劇性的效果因此,將男主角改寫為古道熱腸的窮書生,加上幾段戲:1.<小桃紅>書生不為妓女情挑而心動;2.<落花天>男女主角月下;3.<反中板>書生自慚形穢,不敢謬然接受女方好意。    事實上,粵劇內容離不開男女之愛、生離死別、國仇家恨、儆惡懲奸...,但通常會以一段刻骨銘心的男女之情貫穿其中。如果依足原著,凝霜對書生並無投入感情,欠缺了一段欲愛又不敢愛的矛盾感情,劇情會變得寡而無味。
    原來,本地老倌多是很忙的,不可能花太多時間排新劇,所以有時會忘記原文。又,有些老倌因個人的習慣和風格,在舞台上不會依足劇本的。所以,有些文詞、甚至內容與劇本會有些微出入。就算是傳統劇目,也會因應新的客觀環境、不同演員的要求而刪減增潤的。所以,對於新編之粵劇,觀眾不妨多看幾次多加揣摩,領略其中滋味。各方評議,亦有助於將劇本修改得完善。
    作者是想借閻王貪杯失職來勸人不要迷信鬼神,妄求鬼神庇祐,鬼神亦不外如是。其次,亦是想<勾錯魂>之悲劇,諷刺為官者欺上瞞下,疏忽職守,令平民含冤受苦。未知觀眾看到相關情節,想想今日的香港,是否心有戚戚然
   

[ 本帖最後由 葉世堅 於 2016-10-22 17:42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