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粵劇中大團圓結局的定義

粵劇中大團圓結局的定義

    傳統粵劇有一定程式,每齣劇的最尾,一般都是殺奸、團圓。粵劇中團圓的定義是甚麼?
    <隔世情緣>的結局是父子團敘,顏家有人繼後香燈,了結顏母心願次,凝霜不需返回地府,直接往生仙界。這是中國戲曲的一種圓滿結果,並非外行人所言之<遺憾>
    我本來也有同樣想法,交<香港藝術發展局>的初稿是孝感動天,天帝特許凝霜從此還陽,一家團敘。面見眾評審時,他們認為結果與原著不同,也破壞凝霜俠女形象,認為不妥

    傳統粵劇,最後是<殺奸><團圓>,如果要改結局,恐怕不容易。經阮兆輝老師開竅,再回家翻查前人作品印證,才明白粵劇<團圓>的意思。我個人認為是<圓滿>,可以不局限於男女、親情<團敘>
    在<帝女花>一劇,長平公主與周世顯一同服毒,殉國殉情,化成金童玉女,並不是在天上結為夫妻,而是各歸仙位。(試問仙境豈容有男女之情、肌膚之親?) 或者說,因為因他們殉國而亡的高尚情操,而修行圓滿,從此離苦海、往生仙界。或許有些人覺得老土、批評說法牽強。如果對中國古代民間信仰、傳統道德觀念、中國佛教有些認識,便會明白。例如:有關<文天祥>的劇本,都會以文天祥在大風雪中從容就義,用自己的鮮血去喚醒漢族同胞做結局。這是一種道德的<圓滿>。   
        在塵世間克服所有困難,一家團敘,樂也融融當然是<圓滿>結果,人人都會明白;但<帝女花><滿>又有幾多明白?
    順筆一提,我們切勿把粵劇劇本之遣詞用字和學校的語文學習掛勾。雖然香港高小和中學課程,包含有粵曲和粵劇的課程,但屬於音樂科學習目標是讓學生初步認識甚麼是粵曲和粵劇,絕不是語文訓練。事實上,因曲式、平仄、押韻、粵劇舞台傳統用語,劇本內許多文詞、句子,如果用語文學習標準去衡量,都可能有問題的。許多舞台上的口語化文詞是學生語文學習上不能用的,例如:呢的、H......。就算是元曲<天淨沙>首句,<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名句,學生也不可在日常課業作文上模仿。句子既無主詞、又無動詞和連接詞。如果學生所作的句子無主詞、又無動詞,老師一定不會接受。我會和學生說清楚,這是<>,受音樂元素影響,才會有這樣的句子;並且申明,學生在一般課業中絕不可寫出這樣的句子,但用於寫詩和填詞就沒有問題。最簡單,唐滌生大師的<牡丹亭驚夢>中<柳生衙>是個不通的詞彙。1.古今詞彙中無<柳生衙>一詞。2.<衙>指官員辦公之建築物。3.<柳生>是柳夢梅。他當時是個書生,並非官員。4.事發地點是個<書齋>,並非<官衙>。你可說這樣<怪誕>的文詞是教壞學生嗎?行內人皆知<>字不應用而偏要用的苦衷,亦知編劇者的無奈,接受    粵劇劇本絕不適用於語文學習,我們亦不應用語文學習的<標準>去解讀劇本。學生知道<文有文的文詞>,<詩有詩的文詞>,<粵劇亦有粵劇的文詞>。

[ 本帖最後由 葉世堅 於 2016-6-18 18:17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