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一位專欄作家聲言改革粵曲的故事

一位專欄作家聲言改革粵曲的故事

        專欄作家可以協助藝術的發展,但要視乎該作家對有關藝術的修養而定。年近古稀,純屬玩票,有劇上演,有觀眾拍掌鼓勵,已老懷安慰。鬼才黃霑,可謂一人無一<>字,唯獨對粵曲、粵劇,敬而遠之,不敢插手。霑兄亦從不隨便月旦粵曲和粵劇,欣賞與嘉勉則有之。

        退休之後,專心學習寫曲,繼而寫劇,發覺越寫越難。傳統粵劇是一門非常複雜的藝術。唱曲、念白、動作、音樂、鑼鼓…. 環環相扣。單是曲的格式已繁複得令人頭暈,遑論咬文嚼字、意境深遠。目前,真正能瓣瓣通的大老倌已所剩無幾。有些新晉老倌,連曲也未能自度。戰前省港澳、戰後香港,一些直接拜師學藝,長年累月跟隨師父在戲班生活的老倌或舞台工作者,幾十年浸淫,才可能有機會真正全面了解這一門非常複雜的藝術。本人亦自認是一個<門漢>。

一般人,一提粵劇,祇知帝女花、再世紅梅記。一提編劇,祇知唐滌生。其實,其他名編劇家和名劇也不少。薛覺先名劇 <姑緣嫂劫> 公認是經典不過,今日未必能做足全本。<帝女花>原劇、現在上演之版本、電影版,長度都不同,內容也有刪減、改動。今日粵劇,連休息,至多演三小時十五分。以前常常做四小時,所以許多傳統劇目都要刪減內容先看原劇再欣賞薛老親身演繹,知其精妙處。本人深信,當年薛老之戲迷必是慧眼識英雄者。

勸勉有心從事編寫粵劇的年輕朋友,跟隨一些有真材實料的前輩學習。導師的忠告和評論是最中肯、最受用。下面是一則發人深省的真實個案。

有一次,機緣巧合,認識了一位寫音樂的專欄作家。第一句,他說玩任何樂器都是無師自通。當然,一拉弓,水平如何?心照。第二句,他計劃改革粵曲。他選古()人的()詞,配上自創音樂,替代一些粵曲傳統音樂。這似乎很有創意。再談下去,原來他連粵曲的正、反綫、士工綫、尺五綫、乙反調式、士工調式.....都未搞清楚。最難得他有勇氣把作品在專欄發表,又公開演奏和示範。幸好,曲高和寡,最後似乎瞬間無疾而終;否則,粵曲藝術必定面臨一場浩劫。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勿以為紅樓夢祇是一個愛情故事。

[ 本帖最後由 葉世堅 於 2016-6-18 18:32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